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新学堂 >> 鸢尾蓝夏至迷藏 >> 第十章 这一次,我来保护你

第十章 这一次,我来保护你

1.

我满心疑惑地跟着南宫沐从医务室出来,他说的线索弄得我的心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就问他。

现在已经打过上课铃,学校的道路上已经没有什么学生,只有我和南宫沐两个人。

“你刚刚说的线索是什么?”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刚刚你听到校医说的那个名字了吗?”

“苏彦?”我回忆起刚刚南宫沐听到后眼睛一亮的这个名字。

“没错。”南宫沐点点头,“我看了下校长贪污的那些证据,准确地说,其中有一部分钱的来源不是贪污,而是受贿。”

“受贿?”我疑惑地看着南宫沐,不明白校长是贪污还是受贿和这个叫苏彦的有什么关系。

“对,因为夏至学院比较难进,自然就会有一些走后门的方法,因为入学考试的学生只能看到他们的成绩,而成绩又是改卷的老师来决定的,所以这里面就有漏洞。校长正是利用了这一漏洞,录取了许多向他行贿过的学生。”

“你是说苏彦是向校长行贿之后才被录取的?”我不解。

南宫沐摇摇头:“恰恰相反。这个苏彦的经历有点坎坷,他本来被录取了,然而报名前,学校出了一个改错试卷的通告,将他的名字从录取名单上划掉了,但是,开学半年后,他又被补录进了夏至。而更巧的是,在他被补录前没多久,苍南才出事。因为他是夏至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已经开学一段时间了还被补录进来的学生,又跟苍南出事间隔时间不远,所以我才注意到他。但是我在学校看过他的档案,发现他在夏至念了一年书就因为败血症过世了。他父母离异,他跟着母亲生活,母亲在他过世以后就去了国外,所以我根本找不到关于他的线索。”

竟然有这样的事,我没有想到校长竟然会利用权力做这种事:“那你现在找到苏彦的线索了吗?”

“嗯。”南宫沐点头道,“我刚刚从校医那里得知,苏彦的爸爸竟然是学校的一位保安,叫苏强,我们先去找他。”

现在已经打过上课铃,大家都在教室里,教室之外的地方几乎没有人。我和南宫沐迅速到了保安室的门外,可是我们却都不知道苏强长什么样子。

“请问苏强叔叔在吗?” 南宫沐敲开了保安室的门,问道。

里面正在玩手机的一个保安抬起头来,看着我们疑惑道:“你们是夏至的学生吗?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们不上课,找苏强干吗?”

我紧张得拉了拉南宫沐的衣服下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只听南宫沐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们是体育课,上回我的手机坏了,是他帮我修好的,我这次还想找他修一下。”

保安点点头:“今天他不值班,应该在家里,他就住在教职工宿舍那边的地下室,你们可以去找找他。”

“谢谢!”我没想到南宫沐竟然这么机智,还问到了地址。我和南宫沐迅速离开保安室,朝着教职工宿舍那边的地下室跑去。

我之前帮老师送东西来过两次教职工宿舍,不过从来没注意到这边竟然还有地下室。我们站在地下室门口,只觉得有潮湿的气味。

是这里吗?味道这么大,能住人吗?

我迟疑地敲了敲面前黑色的木门。

没多久,木门就打开了,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保安大叔从里面出来。他、他、他不就是那次我在学校里被野猫吓到后给我和南宫沐照路的保安大叔吗?

当时帮我们照路的时候,我记得他还说过,他的儿子也怕猫。原来,他的儿子竟然就是苏彦?

“有什么事吗?”他疑惑地看着我们两个。

“叔叔,我们有点事想问您,关于,关于您儿子苏彦的。”南宫沐开口了。

一瞬间,保安大叔的表情就僵硬了,眼中也露出一丝悲痛的神情。

他的手扶在门边没有动,良久,只听他说了一句:“你们进来吧。”就进入了房间。

我和南宫沐推门进入了这间房,这时我才发现,这间地下室简直简陋得可怜。

我们进入的房间四边都没有窗户,只在某一面墙的最上方有一个正方形的小得可怜的气窗。因为没有窗户,房间的照明和通风效果都不好,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比门口更浓重的潮湿的气味,房间顶上有一个白炽灯,昏暗的灯光大概可以勾勒出房间中的景象。

胡乱堆在房间的杂物和生活用品,脏兮兮的地板,长了许多霉斑的墙壁,然而,与这一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气窗下的那张桌子。那张桌子是整个房间唯一称得上干净的东西。桌子上摆着一张黑白照,照片里是一个十几岁的男生,长相清秀,脸上的笑容也十分温暖。

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就是苏彦吧。

南宫沐也看到了桌上那张遗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问道:“大叔,我想问问,你认识这个人吗?”

保安大叔看到南宫沐手里的照片,表情瞬间变了。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眼神,有惊惧,有悔恨,还有愤怒。

“不、不认识。”可是他却给了我们否定的回答。

“大叔,你是认识的吧!你刚刚的眼神已经说明了!”我急切地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他的事,他是我哥哥,曾经是夏至最优秀的学生,他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有醒过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求求你了!”

大叔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们走吧。”说完,就把我和南宫沐往外面推。

“大叔,您知道的对不对,”我一把拽住大叔的手,“大叔,求求您告诉我好不好,我找这个秘密已经找了整整四年了,我只是想还我哥哥一个真相而已,您知道什么告诉我好不好?”

大叔一脸悲愤难忍的表情,却仍旧不停地把我和南宫沐往外推,力气竟然比我和南宫沐加起来还要大。

没多久,我和南宫沐就被推到了门口:“你们走吧。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完,就要关门。

眼看着那条有可能是唯一通向真相的门就要关上,我一咬牙,将手臂伸了进去,阻挡住了就要关上的门。

“啊!好疼!”

“小鱼!”

和我的惨叫同时响起的是南宫沐的疾呼,以及没有再用力关上的门。“你、你没事吧?”大叔站在门后,紧张地看着我。

手臂上刚刚被门压到的地方已经迅速生出了一道可怕的瘀血,一股难忍的疼痛从我的手臂一直疼到心里,让我的眼角都湿润了。

“小鱼,你没事吧?我们先去医务室看看。”南宫沐拉住我的手紧张地说道。

我将手从南宫沐手中伸出来,看着大叔,用恳求的语气说道:“大叔,如果您知道什么能不能请您告诉我。我知道您是个好人,上回我晚上在教学楼里面被猫吓到,你还过来给我们用手电筒照路,还说您儿子的事。您在夏至工作了这么多年,难道就忍心看着有学生被坏人欺负还无动于衷吗?”

“诶,那时候,小彦也是和你一样倔强。我偷偷去看他,他妈妈发现了关门让我离开,他不干,也是用自己的手挡在门上。他那时候年纪小,手都骨折了。他妈妈要送他去医院,他非要我抱他去,他妈妈没办法,就只好让我抱他去了。”大叔的嘴唇动了动,说出了一大段话。他的双眼浑浊,眼睛里好像有泪水要流出来。

“罢了。”大叔摇了摇头,哽咽着说道,“我怎么可以当着小彦的面说谎呢?我直到小彦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告诉过他这件事。我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有人提起的。”

南宫沐上前一步,说道:“我都听医务室的邓医生说了,苏彦是个善良又正直的人,明明自己身体不好,可是在校门口遇到了被小混混欺负的同学,还是会见义勇为。他一定也希望您能如实告诉我们您知道的事吧。”

大叔抬起头,往桌子上遗照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温柔的表情,说道:“如果小彦还活着,他一定会让我说出这件事的。”然后他重新看向我和南宫沐,“你们等一等,我去拿个东西。”

说完,他进入了旁边的房间,过了几分钟,才出来。

“你刚刚拿出的照片上的那个人,我认识,四年前和一个月前,我都见过他。”大叔话一出口,我和南宫沐都惊讶得张大了嘴。

一个月前,不就是苍南哥哥摔下楼梯的时候。

“四年前,我的儿子,哦,也就是小彦,本来已经被夏至录取,他很高兴,虽然他一直跟他妈妈生活,他妈妈也嫌弃我,不准他见我,但是他还是在偷偷来见我的时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我。可是没想到,放榜那天,他的名字竟然没有了。那时学校出了榜单,说是试卷批改错误。我们也没有多想。直到我有一天晚上偶然在教学楼巡逻,听到这个男生和校长的对话,才知道原来校长一直在利用学校的录取名额敛财。”

“你说苍南哥哥还和校长有过对话?”我惊讶。

大叔点点头:“他劝校长去自首,然后校长就把他推下了楼梯。”

我惊讶地捂住了嘴,无法想象苍南哥哥竟然是因为劝校长自首而被推下楼梯的。

大叔继续说道:“知道了这件事后,我一想,可能我儿子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被顶下来的。我很气愤,刚好,那个楼梯口是有监视器的,我立刻去了安保处的监控室将这一段视频拷贝了下来。果然,我刚拷贝完没多久,校长就来了,他将我支开,然后偷偷地删掉了监控。不过那时我已经拷贝下了监控,所以后来,我就用那段监控威胁他,让他给了小彦的入学名额。”

“难道苏彦当时没有怀疑吗?你刚刚说他一直不知道这件事?”南宫沐问道。

大叔摇摇头:“他当时也问我,我随便说了个谎就圆过去了。他那个孩子,从来不会怀疑任何人的。”

“那您说的一个月前是怎么回事?”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大叔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一个月前,我没有值班,不过刚好散步的时候看到了这个男生。他当时正在校园里跑,还不小心撞到了我。我当时一看到他的脸,就想起了四年前的事。于是立刻跟在他的身后。他一路跑进了世纪讲堂,然后跑上楼梯,躲在二楼楼梯间的角落里。我从另外一边上了楼梯,然后从三楼观察他。他的举动很奇怪,像是在躲什么人。但是这个时候,校长从一楼的楼梯口走了上来。”

“时间是什么时候?”南宫沐插嘴问道。

大叔回忆了一下:“大概是八点半左右吧。”

“那个时候,校长刚刚参加完慈善晚会,去了。我想,他大概是去二楼的休息室休息。”南宫沐补充道。

“我也不知道校长是要干吗,不过因为这个男生躲在角落,所以校长走到了楼梯上才看到他。校长也吓了一跳,这个男生看到校长,突然像疯了一样抓住了校长,嘴里还喊着‘坏人’。说实话,这个男生的行为看起来有点……”大叔看了我一眼,斟酌了一下用词说道,“有点像小孩子。”

我低声说道:“因为四年前的事故,所以我哥哥他的脑部受到损伤,智力停留在了五岁。”

大叔沉重地说道:“这个时候,校长惊慌地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将他推下了楼梯。因为夏至的每一个楼梯间都是有摄像头的,所以我知道校长肯定又要去删监控,所以赶在他去之前,先去把监控拷贝了一份。我拷贝了这份监控的事谁也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拷贝这份监控,毕竟我已经没有任何需求。也许,我的内心深处也是想着有一天会有人来跟我要这个证据的吧。”大叔说完,将手里的U盘递到了我的手上。

“那两份监控都在这个U盘里,诶,说起来,这个U盘还是以前我用来储存小彦发给我的照片的。你们把视频拷出来之后,一定要记得把U盘还给我。”

听了大叔的话,我的眼眶有些湿润,我用力地点点头:“嗯,大叔,我保证,一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接着,我和南宫沐就带着U盘离开了地下室。

“小鱼,你的手怎样了?要不我们先去医务室看看吧?”出了地下室,南宫沐用关切的眼光看着我。

我摇摇头,将手伸直又弯曲:“我没事,你看,只是有点疼而已,先拷贝证据要紧!”

南宫沐拗不过我,和我一起到了学生会会长办公室,然后用电脑拷出了这两段视频。

我看着视频里苍南哥哥两次被推下楼梯的场景,心都揪了起来。

“现在我们拿到了这个证据,然后再和鸢尾蓝笔记里的证据一起交给警察,校长贪污受贿和故意伤人的罪名就证据确凿了!”南宫沐将视频和鸢尾蓝笔记里的照片一起在电脑里打了包。

“南宫沐,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真的没有办法找到这两段视频。”我真心地向南宫沐道谢。

南宫沐将证据打好了包,发进了自己的邮箱。他抬头看向我,眼里满是坚定,说道:“小鱼,你相信我吗?我去将证据交给警方,然后揭发校长。”

“为什么不是我去?这件事本来也是我执意调查的,你只是在帮我调查而已。”我疑惑道。

“因为我想保护你。小时候,你保护了我,现在换成我来保护你。揭发这件事,就让我来做。”南宫沐好听的声音说出这些话,像一只温柔的手拨动了我的心弦。我感觉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连拒绝的想法都给漏掉了。

2.

寒假即将来临,天气虽然越来越冷,校园里却弥漫着开心的气氛,毕竟马上就要放假了。

学生会最近的工作也很繁忙,毕竟每年学生会在学期结束的时候都要有一次汇报,算是对这半年以来工作的总结。

今天是寒假前的最后一天,世纪讲堂的一楼,宣传部长正在台上对这半年宣传部的工作做总结,最重要的成就自然是100周年校园祭和前不久的慈善晚会了。

台下的同学都在认真听,因为在夏至,学校的建设关乎每一个夏至学生,是我们一起将学校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宣传部长说完,便是学生会会长上去总结陈词。南宫沐没有一点迟疑,迅速走上了舞台。在舞台的侧边,校长坐在那里,脸上还挂着满意的微笑。

但是我知道,这个微笑,马上就要消失了。

南宫沐走到了话筒前,开始了自己的发言:“夏至学院从建校第一天起,就以‘正义’二字为校训,所以正义感应该是我们每一个夏至的学生都应该具备的品质。而我,作为学生会会长,更是有义不容辞的责任要将夏至建设、维护得更好。”

他说完,停顿了一下,眼神扫过台下的每一个同学,最后,落在了我身上,我给了他一个“加油”的眼神。

“今天,我要说一件事,这件事是我们夏至的耻辱,是我们学生会的失职。”说完,他将手上的U盘插入了台上的电脑。舞台背后的LED屏被打开,一张张转账记录和支票照片出现在屏幕上。

“这些,是现任校长孙明礼贪污和受贿的证据。在他就任的十二年来,一共收受贿赂三千七百六十九万七千三百元,而这些钱,都是用夏至的入学名额换来的。”

南宫沐话音刚落,台下就一片哗然。原本坐在舞台边上的校长脸涨成了猪肝色,他站起来,吼道:“南宫沐,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这些都是污蔑,你们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南宫沐毫无畏惧,他挺直身体站在讲台上:“我以学生会会长的名义起誓,我说的话全部都是事实。另外,除了贪污受贿之外,孙明礼还两度蓄意谋害准备揭发他的人,这个人就是三年前曾任学生会会长的苍南。”说完,南宫沐动了一下电脑,LED上出现了那两段视频。

台下的同学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校长脸色铁青,激动地说道:“这个视频根本不是真的,我从来就没有做过这些事。”

然而,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因为LED的视频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脸。

这时,礼堂的门被打开了,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直接走到了校长的旁边。

“我们已经接到了关于夏至学院校长孙明礼贪污受贿和故意伤人的举报,经查证,举报属实,现在我们要逮捕孙明礼,这是逮捕令。”为首的警察出示了逮捕令。

“我没有,你们诬陷我!”校长突然大吼道,然后一转身往主席台下跑去。

我站在主席台下,看着朝我迎面冲过来的校长,正准备上前阻拦他一下。没想到,他拉住我的手,然后一闪身到了我背后,一只手反剪住我的手,然后用另一只手死死地钳住了我的脖子。

“咳咳……”我被他大力勒住,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结果他的手臂勒得更紧了,“都让开!”他朝着人群大吼道。

我努力让自己的呼吸顺畅下来,大脑飞速地转动着,就算他动手想勒死我,也需要时间,但是现在我们周围都是人,只要大家一起制住他,我完全没有危险。

想到这里,我刚准备反抗,下一秒,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住了我的脖子:“都给我让开,让我出去!”

脖子上的东西让我浑身的毛孔都要炸开了,因为他的动作,我明显感到我的脖子上已经有了液体状的东西流下来,但是因为过于紧张,我甚至没有疼痛的感觉。

校长的口袋里竟然有一把刀!

“冷静点!别乱来!所有人都冷静点!”我的前方,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正努力维持着现场的秩序。

此刻,校长已经挟持着我,畅通无阻地走到了礼堂门口。

“等一下!”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校长停住了脚步,看着那个说话的人,手中的刀也向我的脖子逼近。

“南宫沐,你想干什么?”校长大声吼道,“你没看到我手上有人质吗?”

“孙明礼,我们商量一下,你挟持我,然后威胁我爸爸用私人飞机送你出国,怎么样?”南宫沐站在礼堂明亮的灯光下说出这一句话,脸色十分冷漠,好像是说了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我知道校长的内心因为南宫沐的提议而动摇了,因为他架在我脖子上的美工刀已经松了几分。

“你让人把你的手绑到背后,然后一个人上三楼楼顶来找我,三楼的楼顶足够停一架直升机了,三个小时之内,让你爸爸弄架直升机过来。”说完,校长就挟持着我一路从走廊去了世纪讲堂的楼顶。

这是我第一次上世纪讲堂的楼顶,原来这上面竟然是一块巨大的水泥平顶,难怪校长说这上面可以停直升机。

“哈哈,当年建的时候,这个三楼本来是要建一个空中体育场的,不过就是因为你们学生会当时的会长认为太耗费财力而不同意,所以一直没建,没想到现在方便了我。”我身后的校长发出一阵大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以为跑到国外就跑得掉吗?”我忍不住泼他一盆冷水。

“哈哈,南宫沐爸爸的本事我还是信的,如果我不能确保自己是安全的,我会放掉他的宝贝儿子吗?”校长竟然还有心情回答我的问题,看来心情应该很不错了。

可是他的心情不错,我的心情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不安。南宫沐为什么要来换我,以他为人质,还提出这种可以让校长逃跑的建议!这个笨蛋!

就在我和校长这一问一答间,南宫沐已经上来了。他的手被反绑在身后,挺胸朝我们走了过来。

“我来了。”简单的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仿佛气势万千,让我和校长都愣了一下。

“你转过去,让我先看看你的背后。”校长的警惕心很高。南宫沐随意地转了个身,还故意动了动手,展示他被绑得牢牢的双手。

“好了,过来吧!”校长说道。

南宫沐走到了我和校长旁边,校长看了他一眼,说道:“南宫沐,你转过去!”南宫沐听话地转过去,这时,我感到背后一阵猛力将我整个人一推。

“啊!”我惊叫出声,不受控制地倒在了水泥地上,手掌心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绫小鱼,你没事吧?”南宫沐出声,却一动不动,因为此时,那把刚刚还架在我脖子上的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南宫沐……”我紧张地看着他,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绫小鱼,你先下去吧,剩下的事就不用你担心了。”南宫沐盯着我,朝我做了一个让我下去的眼神。

虽然我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但是南宫沐脖子上那把刀和校长阴狠的神色让我只能下楼。

我一走到二楼,一个警察模样的人立刻上前拉住我:“同学,你没事吧?校医已经过来了,你先去找她包扎一下!”

我摇头:“我没事,叔叔,你们能保证南宫沐的安全吗?”

“这个……”他面露难色,“我们已经有了两手准备,一边通知了其他同事过来组织营救,另一方面,也让他的爸爸去准备了直升机。”

“拜托你们一定要救出南宫沐!”没得到肯定回答,我还是围在警察身边不肯离开。

“校医,这边,快把这个女同学带过去包扎一下脖子。”警察朝着我身后说道。

他刚说完,校医就过来把我拉到了礼堂里。这时礼堂的同学都已经被疏散了,空荡荡的,十分安静,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得十分厉害。

没过多久,头顶传来了一阵轰鸣。

“直升机到了,嫌疑人现在准备挟持人质上直升机了,各单位准备好。”站在礼堂门口的警察的对讲机里传来一句带着电流声的话。

我激动地站了起来,差点撞到了旁边正在剪纱布的校医。

“同学,你别乱动,等我先给你包扎。”校医一边不满地拉着我坐下,一边上手准备给我包扎。

“人质拉着嫌疑人从楼顶跳下来了!各单位迅速行动!”门口警察的对讲机再次响起。这次,我猛地站起来,朝世纪讲堂的大门口冲去。南宫沐和校长一起从楼上跳下来了!他会不会受伤!

“同学,你伤口还没包扎呢!”校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却完全不理会。

一口气跑到了门口,我才发现,讲堂门口早已经被警察铺好了充气垫,此刻,十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正朝着充气垫冲过去。

“噗!”充气垫仿佛被什么东西割开了,正迅速瘪了下去。

一阵混乱之后,两个警察带着一个还在不停挣扎的男人从已经瘪掉的充气垫上走了下来,这个人,正是刚刚挟持南宫沐的校长。

“叔叔!南宫沐呢!刚刚被挟持的人质呢?”我冲上前拉住其中一个警察叔叔紧张地问道。

警察还没说话,被制住的校长愤愤地说道:“这个南宫沐,竟然还敢耍心眼,呸!我差点就能抹了他的脖子了!”

听到校长狠毒的话,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焦急道:“南宫沐怎么样了?你们救到他了吗?他有没有受伤?”我的语调因为哭腔而显得有些不标准。

警察叔叔无奈道:“人质已经救出来了,在后面,有没有受伤不知道。小姑娘,你别挡在我们前面了,我们要先把这个犯罪嫌疑人带回去才行啊。”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妨碍到了警察叔叔执行公务,立刻松开了紧紧抓住他衣袖的手:“不、不好意思啊!”

我正准备绕过他们去看看他说的在后面的南宫沐,却一下撞进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

熟悉的气息将我包围:“小鱼,我没事,别担心。”温柔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挣扎着从南宫沐的怀抱里出来,看向他的脸,眉毛、鼻子、眼睛、嘴唇,没错,这就是南宫沐。但我还是不放心,将他周身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他没有受伤,心才安定下来。

“你吓死我了!”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我忍不住抱怨道,“你为什么要提出换人质啊,我真的快要担心死了。”

南宫沐看着我的眼睛深沉又温柔:“第一个原因,我是学生会会长,校长是因为我的揭发才会失去理智,挟持了你,我有责任不让你受到伤害。第二个原因,我是男生,而且当时我已经想好了对策,让我爸爸派来直升机让他放松警惕,然后在他上直升机的时候,我再把他从直升机上撞下来,这是我上去之前就和警察商量好了的,所以他们会提前在楼底下做准备,直升机也会往充气垫的方向开。第三个原因——”南宫沐顿了顿,目光灼灼仿佛要将我看穿,“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想让你受伤。因为看到你受伤,我的心会很痛。”

我的脸唰地一下红了,好在下一刻,南宫沐张开双臂抱住了我,这样他就看不到我已经红成云霞漫天的脸了。

不过他将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说出了让我脸更红的话:“小鱼,拥抱你的感觉真好,刚刚看到你被挟持的那一刻,我的心差点儿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以前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你,但是那一刻,我才发现,你对我的意义是那么重要!”

3.

校长的事情完美解决,因为贪污受贿和故意伤人,他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件事在整个夏至学院和蔓萝市都引起了轰动。

对了,还有个好消息。

校长被捕的那一天,一直昏睡被医生断言很有可能一辈子醒不过来的苍南哥哥奇迹般地醒来。

三天后,苍南哥哥出院回家,苍阿姨听我说了南宫沐做的事,一定要我将南宫沐带到家里来请他吃饭。

于是,寒假的第一个周末,我带着南宫沐敲开了苍南哥哥家的门。

“南宫沐同学!我们听小鱼说了你们做的事,真的太感谢你了!”苍阿姨一看见南宫沐,脸上笑得仿佛可以开出花儿来,“来来来,阿姨随便做了一些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糖醋排骨,土豆烧肉,蒜蓉蒸虾,芸豆猪脚,还有红烧鱼,今天千万别客气啊!”

我们一进门,才发现晚饭已经都准备好了。餐桌上摆满了精心烹饪的食物,暖色调的灯光和香喷喷的食物香气熏得人差点掉下眼泪,我已经好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了。自从苍南哥哥出事后,苍阿姨家也是冷冷清清的。

我偏头看向旁边的南宫沐,只见他呆呆地看着桌上的饭菜,竟然走神了。

“怎么?是不是菜不喜欢吃?”苍阿姨小心地问道。

南宫沐这时才回过神来,他用力地摇了摇头,甚至还吸了吸鼻子,低声说道:“没有,都是我最喜欢的菜,我只是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

“傻孩子!”苍阿姨笑了:“你都还没吃呢,怎么就知道菜好吃了,快都别愣着了,坐下动筷子吧!”苍阿姨热情地招呼着。

我拉着南宫沐坐下来,苍南哥哥坐在我旁边,南宫沐坐在我另一边,苍南哥哥的旁边是苍阿姨和苍叔叔。

苍叔叔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太说话,不过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出他的好心情:“南宫沐同学, 我也不太会说话,今天在这里敬你一杯,谢谢你和小鱼为苍南做的一切,我也不会喝酒,我们就用可乐代替吧!”说完,他端起桌上的可乐,喝了一大口。

南宫沐,没有说话,却一口将身前的那杯可乐喝完了。

“苍南哥哥,你现在没事了吧?”我关心地看向旁边的苍南哥哥,他穿着厚实的棕色高领毛衣,脸上的笑容仍旧明朗却没有了之前天真的感觉。

“嗯,我没事了,医生也说能醒来是很大的奇迹,在医院观察了一个星期就没什么事了。我明年还准备重新去考大学呢!”苍南哥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小鱼,真的很谢谢你,虽然我想不起这三年来的经历,但是妈妈都跟我说了,你总是来医院看我。”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没什么,毕竟你以前对我那么好。”

“好了,快吃饭!小鱼你们在学校上了一天课肯定饿了!”苍阿姨热情地招待着我们,还给我和南宫沐的碗里夹满了菜。

不过,因为苍阿姨做的菜实在是太好吃了,所以我一口没剩地把苍阿姨给我夹的菜全部吃完了。我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看着旁边的南宫沐,他的碗里竟然比我还干净,一粒米都没有剩下。

苍阿姨和苍叔叔收拾桌子,我和南宫沐还有苍南哥哥一起坐在阳台的飘窗上。

冬天的天空黑得像一块什么点缀都没有的幕布,窗外是小区的路灯和别人家的灯光,不过,苍南哥哥家开了地暖,所以十分温暖,让人有种家的感觉。

“对了,苍南、苍南哥哥,”别扭的称呼从南宫沐嘴里说出来,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尴尬,不过他想说什么呢?我和苍南哥哥都看着他。

“鸢尾蓝笔记里的那些证据应该不是你收集的吧?我一直很疑惑,那些证据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一点说明,到底是谁收集的呢?”

是哦,南宫沐问出这个问题,我才想到,苍南哥哥也只是从鸢尾蓝笔记里发现了这些证据,那这些证据到底是谁存进去的呢?

苍南哥哥的眼睛望向窗外,说道:“其实,在这些证据前面,还有一封信。这些证据是我之前的那位学生会会长花了三年时间收集的。但是他没有勇气揭发校长,所以只是默默地将这些证据存在鸢尾蓝笔记里,希望比他有勇气的人能够将证据公示出来。其实我看到这些证据的时候,也有过犹豫和胆怯,但是后来觉得为了夏至的正义和公平,还是应该将这件事公布出来。所以我去找了校长,将打印出来的证据给了他,希望他去自首,没想到……那封信在我去找校长之前被我删掉了,因为那封信的最后,会长说,希望这封信被删掉,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他的胆怯。”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其实也不应该怪那位会长,遇到这样的事,每个人都会犹豫和害怕的吧,不过南宫沐……

我瞥了眼南宫沐,他也正在看着我,仿佛在思考什么,我对他温暖一笑。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已经晚上十点了。我和南宫沐从苍南哥哥家告别,送南宫沐下楼。

“司机一会就到了,你先上楼吧。”南宫沐对我说。

“没关系,我陪你等一会儿吧!”我将手放进口袋里。

南宫沐没有拒绝,过了几秒,他突然问道:“小鱼,苍南哥哥回来了,你很开心吧。你又可以变回原来那个绫小鱼了。”

“啊?”我抬头看着南宫沐,其实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以前的绫小鱼?那个女神吗?可是我又不用当学生会会长了,为什么还要伪装成以前的样子呢?不过,好像是因为苍南哥哥说自己喜欢成熟、独立的女生,所以我才开始伪装自己的。

但是,现在呢?我抬头看着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南宫沐,他的眼里原本应该有星光的,可是现在星光好像都要熄灭了。

“是啊,我要变回原来的绫小鱼了!”我说道,南宫沐眼里的星光彻底熄灭了,“不过是很早很早以前那个想当超级英雄,想开糖果店的绫小鱼!”说完,我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这个笑容不是标准的女神微笑,我的牙龈几乎都要露出来了,但是却是我对南宫沐最真心的回应。

在我说完之后,“砰”的一声,远处突然传来巨响,不知道谁家开始放烟花了。

巨大的烟花绽放在漆黑的夜空中,闪亮却转瞬即逝,然而,这一刻,南宫沐眼中的星光,比烟花更好看。

喜欢鸢尾蓝夏至迷藏请大家收藏:(www.wenxinxuetang.com)鸢尾蓝夏至迷藏文新学堂更新速度最快。

鸢尾蓝夏至迷藏最新章节 - 鸢尾蓝夏至迷藏全文阅读 - 鸢尾蓝夏至迷藏txt下载 - 茶茶的全部小说 - 鸢尾蓝夏至迷藏 文新学堂

猜你喜欢: 塌房少女重生记若春和景明腹黑咱俩没完我好像惹上大佬了逍遥游闪闪知我意甜心有毒,校草你走开!你不喜欢我这样的?神明今夜想你时光的最后一秒于他掌心骄纵我今天想你了腹黑竹马:恋上隔壁小青梅女扮男装混校园:我是美男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鸢尾蓝夏至迷藏小甜恋花楹玫瑰尾戒重回初三青春制暖满级绿茶在豪门乘风破浪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夏城澹月华不乖我就吃掉你!周小云的幸福生活
完本推荐: 间谍的战争全文阅读大国重工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月上重火全文阅读九全十美全文阅读门越来越小[快穿]全文阅读青岩万花全文阅读时空走私从2000年开始全文阅读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全文阅读如珠似玉全文阅读妾本无邪全文阅读庶难从命全文阅读青行灯全文阅读家养小首辅全文阅读恭喜发财全文阅读修炼狂潮全文阅读快穿之人渣难为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锦官城轶事全文阅读师兄卷土重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快穿之养老攻略亡者再临[全息]天龙神主大宋有种满级后我又穿越了我们的冰河末世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重生团宠大佬翻身记娇宠魔王不必被打倒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我的功法全靠捡中古骑砍录穿进无限文科高考我的女友是大小姐在红楼富贵荣华基因大时代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饕餮少女的星际日常我真是正经枪械师万兽朝凰来一场锦上添花数风流人物总裁智商超感人召唤师他从不落单大魔王娇养指南盗墓:开局始皇陵沉睡五十年铁血宋徽宗

鸢尾蓝夏至迷藏最新章节手机版 - 鸢尾蓝夏至迷藏全文阅读手机版 - 鸢尾蓝夏至迷藏txt下载手机版 - 茶茶的全部小说 - 鸢尾蓝夏至迷藏 文新学堂移动版 - 文新学堂手机站